砰~!

    随着程云的声落,一袋满附重物的麻袋应声落地!

    震得陈二以及一旁几人浑身一个哆嗦!

    “程~程哥,没事~!没事!”

    陈二心中一颤,暗道一声不好,不过嘴上却是丝毫不耽误。

    同时陈二心中也犯嘀咕。

    难道这程云小子,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了?

    不对啊,离的三五米远,附近地窖工厂的噪音又这么大,他怎么会听见自己说话呢……

    当程云和这陈二说话的时候,其余几个跟陈二一样,没有窝棚住只能住街上的几个人紧忙拉着草垫子远离。

    生怕惹上程云。

    同时心中也暗自庆幸,自己刚才说话没有那么大声。

    然而,当陈二的视线落在身前程云腰间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是兽袋!

    程云已经是御兽师了!

    这个信息,在陈二的脑袋里轰然炸响。

    他已经料想到自己的结局了。

    在程云没有成为御兽师之前,尚且狠辣,现在成了御兽师了,手段更是……

    “程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嚼舌头了……”

    陈二急忙上前哭诉道。

    “刚才你们嘀咕什么呢?什么有好戏看了?说来听听!”

    程云摆弄了摆弄自己的一角,轻声问道。

    “啊……是~是程哥你的窝棚,被~被人给占了!”

    陈二俯着身子,颤音如实说道。

    “被人给占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占老子的窝棚?”

    程云眉头一挑,语气中带着一丝意外。

    早上临出村前,程云可以说是在自己的窝棚里面布下了‘天罗地网’。

    就算是武者或是御兽师进去了,恐怕都难以全身而退。

    可现在,居然被人占了?

    这倒是让程云有些想不明白,在这村里,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是那个和程哥你有过节的陆伟!”

    陈二小声说道。

    “陆伟?”

    程云眯眼沉吟一声,侧头看向自己窝棚所在的方向。

    “对,就是他,我听说,他最近开了丹田,成为了一名武者,今天下午回来的时候啊,就拎着一只豺狼的尸体回来的呢……”

    陈二不敢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

    “你是说,从我早上走后,先有两人前后进去过一次,吃了闷亏受了伤,最后才让那陆伟乘了机?那前两人都是谁?”

    程云拍了拍陈二的肩膀问道。

    “第一个不认识,好像不是咱们村的,像是从外面来的,或者是其他村子的人,听他们说也是一个武者,第二个人是张二蛋。

    对了,那陆伟可在窝棚里面等着阴你呢,程哥你可得小心点啊!

    程哥,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可不能卸磨杀驴啊!”

    陈二边说,边时不时的瞅着程云那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

    “阴我?呵呵,倒是好本事……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吧!”

    知道了情况,程云冷笑一声,背起身旁的大麻袋,向着自己窝棚所在的方向走去。

    关于陆伟张二蛋,程云倒是没觉得什么。

    只是那第一个进窝棚的陌生人却是引起了程云的注意。

    拿走铁矿石的人,还有这个偷入自己窝棚的人……

    程云走后,陈二深深的喘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草垫子上。

    ……

    此时程云的窝棚内。

    一道黑影躲在门帘子的一侧。

    双拳正展着架势。

    闭目感受着周身的环境。

    确切的说,是密切注意着窝棚外面的动静。

    在他的脸上,有着一道醒目的疤痕。

    此人,正是陈二说的那个陆伟!

    在这里,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程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哼!”

    陆伟心中冷哼一声。

    脑袋里不断的想着,等到那程云进入窝棚之际,自己这双铁拳将对方的脑袋打爆的画面。

    铁拳?

    没错!

    他炼得就是一双铁拳。

    想及此,陆伟再次紧握了握拳头。

    上面泛起一层金属光泽。

    于此同时陆伟的脸色浮现出一丝嘲讽之色:“呵,御兽师?鬃毛猪,看来今天晚上有猪肉吃了!”

    对于程云,陆伟早已找人打探清楚了!

    ……

    程云不紧不慢的背着麻袋,来到自己的窝棚处。

    此时窝棚里面,一丝的动静都没有,像是完全融入了黑夜中一般。

    撇头看了看远处紧紧锁闭的基地大门,以及护卫室处,熊熊燃烧的两支火把。

    火光摇曳,光线拉的很长很长,在这黑夜中如同两只狰狞的猛兽一般。

    程云的嘴角轻轻上扬,漏出一丝微笑。

    心念一动,腰间兽袋微微一颤,鬃毛猪缓缓的出现在了程云的身前。

    哼哼~!

    鬃毛猪哼叫几声,短小而又有力的尾巴,抽打着自己的身体。

    呃嘶~!

    紧接着,鬃毛猪一声嘶吼,整个身体的鬃毛全然直立而去,向着我内冲击而去。

    嗖~!

    一阵阵破空之声瞬间响起!

    紧接着,便是一声哀嚎从帐篷内传出。

    原本在窝棚内埋伏的陆伟,在感受到御兽气息之后,先是一愣。

    来的确实是鬃毛猪了,但这鬃毛猪的气息确实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还不待他反应过来,便是被那轰然而至的鬃毛猪撞个满怀,身受重击倒飞了出去。

    唔~!

    陆伟只觉嘴中一甜,一团鲜血喷吐而出。

    在鬃毛猪的面前,他竟没有一丝的招架之力!

    透过飘荡的门帘子,陆伟看到了窝棚不远处的程云,高喝一声:“程云,你这王八蛋,今天我要杀了你……”

    “呵~!真是不自量力,还学人家抢窝棚了!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冷眼看着那倒在地上的陆伟,程云没有丝毫的犹豫,手掌用力一挥。

    那刚刚发动了御兽技能的鬃毛猪再次调转身形,向着那试图起身攻击程云的陆伟冲击而去。

    轰~!

    一声巨响传出,野蛮冲撞造成的冲击波成摧古拉朽之势,将陆伟从窝棚内轰击了出来。

    落地之际,陆伟的身体,已经如同肉泥一般!

    这一幕,使得暗地里偷偷观察的人们浑身恶寒。

    那先前进入过程云窝棚的张二蛋脸色煞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哼哼~!

    鬃毛猪抖了抖身子,向着程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