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巷,云雷帮驻地,演武场。

    “你们说谁会赢啊?”

    “废话!当然是林哥他们能赢!”

    “我看不一定。林哥他们虽然厉害,又有人数优势,但对面的可是陈前辈的徒弟,可不一般呢!”

    “陈前辈的徒弟又怎么了?再厉害也才八岁而已,还能翻了天去?”

    “嘿嘿,八岁?八岁小孩一样能把你揍得找不着北你信不?也不想想陈前辈可是箓修!传说中的左道修士,手段非同小可。莫小爷又是陈前辈的唯一徒弟必定得了真传,这次可不就是拿林哥他们给莫小爷喂招的吗?”

    ......

    身为帮派,云雷帮对自身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一个在宗门和帝国还有普通老百姓之间灰色夹缝里去生存的位置。

    对于帝国和那些超级宗门,云雷帮只能仰视,甚至仰视都看不清。

    对于黎城这一亩三分地,云雷帮虽然混得小心翼翼但也算得上游刃有余。有自己的产业,歌舞馆、赌场、当铺、镖局、商队。钱票没少赚,但名声一直不太好。毕竟帮派嘛,总是不会受大多数人的待见,跟夜壶的性质差不多。

    但对于黎城周边的老百姓而言,云雷帮就是一个“庞然大物”等闲别说招惹了,多看一眼都会心惊胆战。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时候,心有欲望的人总是会想着怎么去改变一下自己的处境,甚至是觊觎更高的地位。比如说云雷帮的帮主韩耀。

    谁也不愿意一辈子当夜壶的。

    而想要改变自己的处境提升自己的地位,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成为修士!确切的说是成为一个灵修!

    灵修,虽然在陈天麟的眼里是“门槛很低的修行体系”,但对于云雷帮的人而言那就是万中挑一的艰难“物竞天择”。而且不单是对资质要求,还有资源的要求。比如功法、丹药等等,而这些资源又不是单靠钱票就能换到的。

    所以云雷帮才会铤而走险的找邪祟猎人,暗地里偷摸收割黎城周围的邪祟作乱,以获取邪核作为自己改变命运和地位筹码。

    陈天麟是韩耀认识的邪祟猎人中最厉害的一位,而且箓修的神秘更是让陈天麟身上多了一份厚重。

    以前每次收完邪祟陈天麟就会立即离开黎城,可这一次却逗留了足足一月还未说起离去。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叫莫离的小子,陈天麟新收的唯一传人。

    韩耀和陈天麟并排坐在演武场的一处遮阳伞下,这里视线很好,可以看到演武场中央对峙着的一群人。

    犹记得一月前第一次见到莫离的样子,韩耀记得那是一个很守规矩的老实孩子,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侧目的地方。可一月后的今天,韩耀居然远远的从那个孩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类似“危险”的气息。

    “陈老前辈,莫小哥看起来变化好大啊!”

    “呵呵,的确进步不小。”陈天麟本不是一个喜欢沾沾自喜的人,可面对莫离这样几乎完美的徒弟也难免心中愉悦,被拍了马屁也是坦然接受。

    “不过林翔五人是我帮中的合击好手,他们五人合练了一套五行斗术威力不错,莫小哥是不是再添置些护具?”韩耀有些担心拳脚无眼到时候伤到莫离就尴尬了。

    “不用。云雷五虎的名号老夫也是听说过的。据说受过武修的点化实力强横,在这黎城中已经鲜有敌手。正好让莫离这小子尝尝苦头。”陈天麟一点不在意,语气毫无波澜。

    “呵呵,陈老前辈这是要磨砺一下雏鹰?我明白的,我会吩咐下去让林翔他们注意一下不会困扰到前辈的计划又不会真伤到莫小哥的。”

    韩耀言语间多是讨好,他一直想要和陈天麟攀上交情,那种交易外的交情,这次是难得的机会不想错过。

    说话间不远处已经交上手了。

    以林翔为首的云雷五虎的确不是吹嘘出来的,即便没有使用开刃的兵器,单单木质刀剑依旧散发出强烈的煞气,这种煞气对心智稍微不够的人来说绝对可以催裂肝胆。而且他们分开站位形成一个攻守相望的位置将莫离围在中央,局面上从一开始似乎就占据了完全的上风。

    再看莫离,在一群煞气腾腾的大汉包围下完全就是一副“狂风中小船”一般的可怜既视感。

    “灵动符,起!”

    “烈焰符,起!”

    “流云符,起!”

    “轻身符,起!”

    一口气四张符咒被莫离一股脑的拍在自己身上,刹那间他那小小的身板上洋溢出的强悍威压让围住他的云雷五虎脸色大变,似乎他们围住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头猛虎!

    灵动符增加受益者灵敏程度,轻身符减少身体重量更突显灵活多变,流云符覆盖周身一层薄薄的云雾护甲可以抵消一定程度的能量和实体攻击。最后的烈焰符就是攻击手段,在莫离看来这种符咒单独使用的时候更像是地球上的手榴弹,威力惊人。

    莫离一进入战斗状态就会处于一种完全的理智中,他自己都很费解为何自己会如此的擅长战斗。

    轰鸣声从第一秒围攻就炸响开了,局面并没有出现一面倒,反而打得非常激烈。

    因为双方都没有下死手的关系,很多可以直接重创对手的机会都被主动放弃了。莫离除了后背被木刀砍中两下之外,至始至终都没有被再碰到过。一来双符加持下的他的确敏捷如猿,二来他不敢再被打中,因为仅仅两下木刀的斩击,他身上的流云符就稀薄了一半!要知道流云符这种符咒可不是能无限制使用的,莫离一天只能使用两次流云符。

    “神行符,起!”

    又是一张辅助类符咒,增加的是莫离的移动速度,他感觉自己要是想赢,那就必须要突破对方的奇怪站位,摆脱现在这种腹背受制有力难使的尴尬局面。

    “迷障符,起!”

    速度再次加快,莫离现在在场中已经比猿猴更难以捕捉了,很快便从云雷五虎的包围圈中脱离了出来,并且抬手打出了他本场比斗的第六张符咒!

    迷障符,幻术类符咒,中级。可在方圆十丈内掀起一团浓厚的迷雾,并且干扰其中生灵的方向感,让其在迷雾中感官下降的同时脚下兜圈。

    突破了包围,又展开了迷障,绝杀条件已经达成,莫离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最后的三张符咒的机会全给到了烈焰符。

    “轰轰轰!”

    三声轰鸣之后,失去方向感不知防御和躲避的云雷五虎被直接炸翻,所幸莫离手下留情他们只受了轻伤,但比斗结果已经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