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她心情有些忐忑之时,却见霍玉觉走进了院子,在他的手里端着一个花盆,里面是一株绿色植物。

    小雀看到霍玉觉十分热情,因为在她心里俨然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家主子的救命恩人了:“三少爷,您快请进。”

    “小雀,二少奶奶好些没有?有按时服药吗?”霍玉觉问。

    “三少爷,小姐已经好些了,都在按时服药的。”小雀回答。

    霍玉觉走进堂屋,把花盆放在外屋的地砖上后,他来到里间。

    他同样是昨天救向婉晴回到这里时发现的她和二哥分房睡的事,不过,跟老夫人不同的是,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意外,相反,说不好为什么,他倒觉得就该如此。

    向婉晴想起身招待霍玉觉,立刻被他阻止:“二嫂你别动!”

    “好生躺着将养吧,身子骨最要紧,这次让你受苦了,都怪我当时大意,思虑不周……”霍玉觉想起昨天的事就后悔不已,他认为既然自己在离开家时就已发现端倪,那就不应该离开。

    “哪里……三弟,你千万别这么说,要不是你及时相救,我才是真要受苦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还没谢你呢,你怎么又说这种话了?”向婉晴嗔怪道。

    霍玉觉惭愧地笑了笑,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他和向婉晴认识到现在,面对她他似乎永远就只有一种感觉——愧疚和自责。

    想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明明是向婉晴撞得他,可是她自己却倒了,那可不就是他欠她么?呵呵,想到这里,霍玉觉忍不住又笑了。

    “三弟,你在笑什么?”向婉晴问。

    “哦,没什么,”霍玉觉止住笑,问道:“二嫂,二哥没在家吗?是不是又去妈那了?”

    “嗯,早晨一起床就嚷着饿要吃饭,便去找妈要糕点了。”向婉晴答。

    霍玉觉无奈地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二嫂,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在花园的凉亭里,我曾说过要送你一个礼物的?”他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抹光亮。

    向婉晴蹙起眉头陷入回忆,然后说道:“嗳,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呢。”

    “哈哈,看来如果我不提,二嫂已然淡忘了,那我的诺言就不需要兑现了哦。”霍玉觉笑着说道。

    “三弟你……”向婉晴被戏谑,有点哭笑不得。

    “嘿嘿,二嫂,不和你开玩笑了。”霍玉觉说着便起身去外屋把花盆搬了过来,放在向婉晴床前的台桌上,说道:“二嫂,你看这是什么?”

    向婉晴朝台桌上看过去,只见在一个精致古朴的陶瓷花盆里面,是一棵绿色植株,乍一看去,那植株并不算起眼,不大不小的枝干上,一片片叶子朝上朝外伸展着,在几根枝丫的顶端,托着一些小小的花苞。

    “这是?”向婉晴问道。

    “二嫂,这是绣球花,你别看它现在很普通,没什么特别之处,等过段时间开花了你就知道它有多美丽了。”霍玉觉的表情透着兴奋。

    “绣球花?真好听的名字,以前在家的时候,我爹爹也喜欢养花弄草,我也经常会帮他给花草浇水施肥什么的,怎么……我从来都没见过这种绣球花呀?”向婉晴疑问。

    老夫人的“约定”让她连同之前对父亲的恨也都消除了,所以,现在再提起父亲,她感到的是亲昵,毕竟血浓于水,父女之间本就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就算有恨,那也是因爱而生。

    霍玉觉好像早就猜到向婉晴会这么问,便回答说:“哈哈,这就对了,二嫂,这种花在咱们这边本不多见的,因为母亲格外喜欢花卉,才特意托人从别处弄来的,据说最开始就只有少数几个分枝,由于母亲培育得当,才繁殖地越来越好、越来越多了。”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

    这时,霍玉觉起身去屋外拿来喷壶,给植株的周身都洒上水,只见水珠滋润下,植株像重新焕发了生机,叶子更加翠绿,枝芽更显清新,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也更加娇嫩。

    向婉晴此时再看这盆栽,突然就感受到一种强劲的生命力和满满的活力,她略显苍白的脸上也仿佛慢慢回归了血色,绽放出一缕别致的光彩来。

    霍玉觉又拿来小铲子给植株松了松土,还把自己带过来的一点肥料放进了土里。

    而眼前的情景,让向婉晴觉得十分亲切,霍玉觉侍弄盆栽的画面被她移位、放大,她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娘家时的生活。

    那时,放学后,她和弟弟妹妹们常和父亲一起去田里干活,翻土、施肥、浇水、采摘这些事对她来说都是十分熟络和擅长的,还记得那会儿,她和弟弟妹妹们偶尔也会抱怨那些活儿又脏又累,他们有时也还会开玩笑地说自己向往有钱人家舒适安逸、锦衣玉食的生活。

    可到现在她才知道过去的自己是多么幸福,能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还能有学上,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就算是干再苦再累的活儿,就算吃得再差穿得再差,心里也是甜的,脸上的笑容也是真的。

    “二嫂,”霍玉觉看出向婉晴在走神,忙叫她:“二嫂,你在想什么呢?”

    向婉晴回过神来:“哦,没什么,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想家了吧?”霍玉觉问。

    向婉晴点了点头,霍玉觉是个好人,有些东西她在他面前也无需遮掩。

    “等回头家里这边都稳定了你跟妈说下,我想她会同意你回家看看的。”霍玉觉又说:“或者,到时候我帮你去跟妈说。”

    “嗯。”向婉晴笑了,她确实想家了,想念父亲和弟弟妹妹们了,已经有近十天没见过他们了,不知道她走以后他们过得好不好。

    霍玉觉非常理解向婉晴,虽然他自己不是女子,他一辈子也不用经历出嫁这种事,但是别忘了,他可是从小就离开家去了远方的。

    这么多年来,那身处异地思念家乡和亲人的每一天,那每一个被对家的思念和渴望折磨地辗转难眠的夜晚,那种抓心挠肺的滋味儿,他可是比谁都了解,也最有发言权的。

    为了转移向婉晴的思绪,冲淡她对家的想念,霍玉觉想了一下,说道:“二嫂,你知道绣球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花语?”果然,向婉晴的注意力被转移,她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不禁觉得十分新鲜,便好奇地问:“什么是……花语啊?”

    却见霍玉觉抿嘴一笑,他就知道向婉晴不懂这个,而这其实才是他送这份礼物给她的真正目的。

    “二嫂,这世界上有无数种花卉,其实,每一种花卉都不只是花卉,它们还都被人类赋予了某种独特的寓意和象征,而这种寓意和象征就叫花语,或者也可以说,它是人们借由花来表达自己、表达自己的某种情感和愿望的语言。”

    “是吗?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这么说,每一种花卉都有它自己的……花语吗?”向婉晴的表情仍旧透着新奇和些许的兴奋。

    只听霍玉觉继续介绍道:“是的,每一种花都有它自己的花语,就比如菊花的花语是高洁,梅花的花语是傲骨,牡丹的花语是富贵,水仙花的花语是敬意……而绣球花的花语则是希望和憧憬。”

    以前向婉晴只知道花卉的作用是供人观赏,那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花朵让人赏心悦目,给人带来好心情,而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花还有这样一重意义。

    “菊花高洁、梅花傲骨、牡丹富贵、水仙敬意,绣球花希望和憧憬……”向婉晴忍不住重复道。

    “没错,”霍玉觉看了看那盆绣球植株,转向向婉晴继续说,

    “二嫂,我之所以把这绣球花当做礼物送给你,就是希望不管现在或是将来你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顺境、逆境、困境甚至是险境,你都不要灰心、消极,不要被困难吓倒,而是能够在心中永存希望、憧憬未来,然后每那天都能开开心心的。”

    向婉晴在心里默念着霍玉觉的话:“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能够在心中永存希望、憧憬未来,不要被困难吓倒……”

    不经意间,只见她的唇角翘了起来,眼眸弯了下来,它们勾勒出一个十分好看的弧度,而她那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地眨着,脸蛋也由寡白色变为了粉扑扑的,笑容逐渐从她的两个脸颊漾了出来。

    霍玉觉的这番话让向婉晴心里因宁锦绣而起的阴霾一扫而空,她的精神再次振作起来。

    “谢谢你,玉觉。”她真心地说对他说道。

    而看到向婉晴心情的变化,这正是霍玉觉所期待的,此时,他的眼中也闪烁着一种光彩,明朗而清矍,没白费半天唇舌跟母亲求了这个盆栽,他想。

    接着,霍玉觉又把盆栽绣球花在养殖上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一一讲给向婉晴听,他讲得很仔细,向婉晴也听得很认真,一阵微风从窗口吹来,绣球花的叶子轻轻拂动,房间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宜人。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