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向婉晴日夜苦读医书,收获还是不小的,这天,她从一本医学著作上看到一个治疗痴呆症的偏方,在请教镇子上的老中医并得到许可后,她把药抓了回来,并亲自煎煮。

    “小姐,还是我来吧。”小雀心疼地说。

    “你不用担心,这点活儿累不着我。”向婉晴拿出煎药的锅,把药材放进去,加水浸没药材,然后把锅放到炉火上,并从旁边拿起一把小扇子扇火。

    “可是小姐,您别忘了,您自己的病也才刚好没几天,奴婢不想让您太过劳累。”

    向婉晴笑笑,把滑到额前的一缕头发掖到耳后,宽慰小雀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其实,自向婉晴下定决心给霍玉锦治病那天开始,就早已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今天的这个方子来之不易,她更是要一切都亲力亲为,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的心意和诚意。

    她还认为这药石也是有灵性的,它能看到你对它付出的多少,然后也许它也会给你相应的回报呢。

    小雀不再坚持,但她也不会闲着,她见缝插针地给向婉晴打下手。

    用文火熬煮整整三个小时后这服药才算熬好了,所有的心血最终凝练成一碗浓浓的红褐色汤汁,但见此时的厨房里早已经是烟熏火燎,向婉晴和小雀咳嗽着从厨房走出来,而她们两人的脸颊都已成了大花猫。

    “小姐,你的脸……”小雀看着向婉晴,想笑又有点不敢笑。

    “哈哈,还说我,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向婉晴反过来指指小雀的鼻子、额头、下巴。

    两个人笑作一团。

    恰巧这时霍玉锦从外面蹦蹦跳跳着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弹弓子,一边走一边冲一旁的树上做着瞄准的动作。

    下一瞬间,弹弓里的石子弹了出去,几只鸟雀扑愣着翅膀从树梢枝头飞走,只听霍玉锦大叫道:“噢,飞喽,飞喽……”

    向婉晴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小雀拧了湿毛巾过来,先后帮向婉晴和她自己把脸擦干净,然后走进厨房把药端了出来。

    向婉晴接过药,来到霍玉锦跟前,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来,玉锦,把药喝了,喝了药病就好了。”

    却没想到霍玉锦只看了一眼药汤,就“哧溜”一下吓跑了,一边跑一边在嘴里喊着:“玉锦不吃药,玉锦不吃药,药是苦的,苦的……”

    向婉晴再次无奈地笑了,呵呵,都说霍玉锦傻,可傻子怎么会知道抗拒吃药?傻子又怎会知道药是苦的?

    所以,他根本就不傻,本来嘛,他也不是天生就如此,而是后天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或许说明他的病并不会太难治,这样想着,向婉晴不禁又多了些信心。

    向婉晴追上霍玉锦,再次哄劝他吃药,就像哄劝一个小孩子一样:“玉锦乖,玉锦听话,我们把药喝了好不好?”

    可霍玉锦也还是那句话:“药苦,苦……玉锦不吃药,不吃药……”说完就又跑走了。

    于是,霍家大宅里就多了一副这样的“景观”:二少爷霍玉锦在前面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地撒丫子猛跑,二少奶奶向婉晴在后面文静柔弱、香汗淋漓地着碎步紧追。

    “哎,”实在是跑累了,向婉晴停了下来,一边喘气一边叹息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可惜……他不懂得这个道理。”

    不过刚说完她就又笑了:“呵呵,他要是懂这个道理的话还用得着吃药吗?”

    看来得想一些法子了,向婉晴心想。

    过了一会儿后,向婉晴去厨房找了一些果脯蜜饯类的食物,然后再次来到霍玉锦跟前说:“玉锦,你看这是什么?”

    果然,霍玉锦的眼睛泛出亮光。

    接着,向婉晴又故意做出一副十分馋人的模样说道:“哇,酸酸的杏干,甜甜的蜜枣……好好吃哦,玉锦,你想不想吃呢?”

    “想吃想吃,玉锦想吃……”霍玉锦立刻伸出手就要去够向婉晴手里的食物。

    这时,却见向婉晴把手背到了身后,一本正经地说:“想吃可以,不过我有条件,玉锦,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你呢,喝一口药,吃一个果子,怎样?”

    说完她就把药碗重新端过来,并用勺子舀起一勺药汤给霍玉觉看。

    可一看到药,霍玉锦雀跃的脸就立刻又蔫巴了下来。

    向婉晴就只好继续拿起果脯来诱惑他。

    霍玉锦既馋果脯,又不想喝药,只见他挠了挠头,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撅着嘴,满脸不得已地说道:“那……好吧。”

    向婉晴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她问道:“玉锦肯吃药了?”

    却见霍玉锦一脸认真地指指汤药,又指指果脯,冲向婉晴点点头,说:“说话……算数。”

    而听到霍玉觉能说出这样的话或者说是词语,向婉晴简直高兴地想大叫,她看着霍玉锦,一字一句地向他重复道:“好,喝一口药,吃一个果子,我们说话算数,一言为定!”

    霍玉锦终于肯吃药了,这是好事,是一大进步,向婉晴感到非常欣慰,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接下来她便十分有耐心地一勺又一勺地把药喂给霍玉锦吃,而每当霍玉锦咽下一勺药后就吐舌头撅嘴巴做出很痛苦的表情,下一刻当他吃下一颗果脯后又会开心地眯起眼睛吧唧嘴,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这搞怪的光景逗得向婉晴直乐。

    但霍玉锦毕竟是霍玉锦,碗里的药刚下去一半他就不肯再喝了,唉,看来果脯的魅力也仅限于此了。

    向婉晴又不得不再想别的办法。

    “玉锦,你把剩下的药喝完,我让厨房做你喜欢吃的绿豆糕怎么样?”

    “绿豆糕……好吃。”霍玉锦嘟着嘴,又喝了一口。

    “玉锦,你再喝几口,赶明儿镇上大集时,我给你买你中意的鸟笼子好不好?”

    “嗯,鸟笼子……好玩。”霍玉锦再喝几口。

    ……

    就这样,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向婉晴才终于哄着霍玉锦把一碗药喝干净了。

    “哎……”向婉晴长叹一声,心说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得想更好的主意才行。

    第二天,向婉晴便去厨房里找来白糖和蜂蜜,厨房里的储存不够,她就吩咐人去外面买,等再给霍玉锦喂药时,她就把糖和蜜搀进药里,一勺不够就两勺,两勺不够就三勺,直到霍玉锦肯喝了为止。

    就这样,方法向婉晴想了不少,蜜糖、果脯都吃掉了好几箱,各种各样新奇罕见的小玩意儿也快把三房院里的小仓库堆满了,可尽管药煎了一副又一副,霍玉锦也喝了一碗又一碗,但他的病却并没什么起色。

    不过向婉晴不会灰心,因为她知道霍玉锦患病时间太久,不可能吃几服药就见效,她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这天大清早,向婉晴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梳头,然后把今天要给霍玉锦煎煮的药材用水泡上,做完这些就该去餐厅用早饭了,她吩咐小雀叫霍玉锦起床,便走出堂屋向外走去。

    经过廊檐下时,向婉晴无意中向一旁看了一眼,却没想到视线中出现了一丛不同颜色相间的球状花束。

    向婉晴霎时愣在了那里,过了一瞬间,她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霍玉觉送她的那盆绣球花开花了!

    向婉晴心里一阵欣喜,她立刻跑到那盆栽跟前,端详起那花朵来。

    而到这时她也才明白霍玉觉那天说的那句话:“你别看它现在普通,等他开花了你就知道它有多美丽了。”

    确实,这绣球花真的是好美丽啊!

    只见它的每个花冠都包含很多细小的花序,这些花序聚合到一起,组成一个大的花球,而这花球远看还真像是一个个美丽的绣球!

    而且,这一株绣球花竟有好几种颜色,有一个粉红的,一个粉蓝的,还有一个紫色的,简直是绚丽纷呈,好看至极!

    看着这绣球花,向婉晴笑了,她不由自主沉浸其中,一阵风吹来,花瓣散发出阵阵清香,向婉晴觉得自己心脾都快融化了。

    而这时,向婉晴似乎也明白了为何绣球花的花语会是希望和憧憬了,这样好看怡人的花,它可不是会给人带来满满的希望和美好的憧憬么?

    看着这花朵,向婉晴感觉自己身上更有劲儿了,精神头更足了,要为霍玉锦治好病的想法也更强烈了。

    所以,刚把早饭吃完,向婉晴就走出霍宅去找镇上的老中医去了。

    老中医姓王,已经六十岁岁高龄,有着一辈子的行医治病的经验,他对向婉晴的态度很是尊重和蔼。

    “二少奶奶来啦。”

    “王大夫,上次的药方我回去试了,整整给他吃了20多服,可是,好像一点疗效都没有,他还是老样子。”

    王老先生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说道:“二少奶奶,你别着急,二少爷患病的时间太久,没有这么容易康复的,你得有耐心。”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