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校说的时机,当然就是东林党和浙党的争斗,因为红丸案,浙党的大佬方从哲倒台了,像熊廷弼这样的浙党大佬,自然是要打压掉的。

    东林党怎么可能让辽东落在浙党的手里面?要知道明末的党争,起手就是辽东,因为其他的地方找事情不好找。

    至于大家为什么都盯着辽东,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辽东有事,那里在打仗啊!

    大家都是觉得我行你不行,自然要把你赶走,我可是为国为民,你那是就是在耽误国事,最可怕的是双方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谁都想要在辽东有所建树,结果却是浙党守辽东的时候,局势尚可,换成东林党守辽东,局势直接不可收拾了。

    从熊廷弼换成了袁应泰,辽阳和沈阳丢了,东林党秉政那么多年,辽东问题就从来没好过,最后换成了袁崇焕,直接被打到了北京城下。

    五年平辽成了一个笑话,反正朱由校是打定主意不用东林党这些人,崇祯听他们的,结果大明亡国了。自己不听他们的,没准还能多挺几年,所以朱由校直接就用了熊廷弼。

    另外一点,辽东是朝廷填银子最多的地方,朝廷每年拨付多少银子,这里面多大的利润,当然得换上自己的人,不然怎么方便捞钱呢?

    别高看这些满嘴仁义道德的家伙,他们拿钱比谁都狠,为此还有一个专有的名词叫做:

    漂没。

    “让魏忠贤审着吧!”朱由校面无表情的说道:“对外放出消息,就说朕偶感风寒。”

    反正朱由校是不想出去,至于臣子们的抨击和闹腾,朱由校全当看不见,自己也真的看不叫,要黑自己,那就随他们去吧。

    别说在大明了,即便是在清代,雍正皇帝不一样被黑出翔了,那可是管控最严格的朝代,雍正是朱由校唯一看得上的清代皇帝。

    至于什么十全老人,什么圣祖皇帝,朱由校并不放在心上,那都是崽卖爷田不心疼。

    吩咐完了之后,朱由校也不在意,继续摆弄手中的东西,这个轮子好像做小了,应该在做大一些。

    在朱由校忙着做东西的时候,外间却闹开了,姚宗文被抓了,这可以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他还是被魏忠贤给抓了。

    现在朝廷上下都在倒魏忠贤,这姚宗文是冲在最前面的,这怎么就被抓了呢?弹劾魏忠贤的人不禁自危了起来。

    礼部尚书孙慎行的府邸。

    孙慎行坐在椅子上,沉着脸喝着茶。

    在下面坐着的则是东林党的各位贤达,包括杨涟和左光斗,还有光禄寺少卿高攀龙也在。

    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大家都在为姚宗文的事情担忧,当然了,他们不是担心姚宗文这个人,而是担心这一次的事情。

    姚宗文这个人对于在座的人来说,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大事情,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要知道姚宗文原本可是浙党的人,是方从哲的人,这个人之所以现在还能蹦跶,主要原因是他在扳倒熊廷弼的案子之中出了力气,可以说,姚宗文背叛了浙党倒向了东林党。

    这一次弹劾魏忠贤,姚宗文就是要表现,所以这才上书弹劾。

    为了表忠心,姚宗文这一次跳的特别欢,现在人被拿了,在场的人也怕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孙慎行看着众人,缓缓的开口说道:“魏忠贤献奸道入宫,蒙蔽圣聪,现在又让人抓了姚宗文,这是要残害忠良!姚宗文事前弹劾魏忠贤,魏忠贤这是报复,如果不能抵挡住魏忠贤,此案怕是会被做大,牵连甚广,权阉之害,我就不赘述的,想必你们也都明白。”

    “我们绝对不能允许魏忠贤如此行事,我们身为臣子,自然是要忠君持正的。”

    众人也都严肃的点了点头,杨涟站起了身子,语气之中带着激愤的说道:“魏忠贤,刘瑾之流,我们不能让其祸国殃民,此次我们即便是要扣阙,也要将魏忠贤打落尘埃,否则大明危已。”

    心里面的想法和私底下的理由,这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君子不言利,要言的是家国大义。

    众人点了点头,算是达成了协议,随后就散了,各自准备回去写题本,上述弹劾魏忠贤。

    日升日落,当阳光洒满紫禁城的时候,大明的皇帝朱由校已经起来了。

    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朱由校面露微笑。吸了一口气,他开始打起了太极拳。

    这玩意朱由校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想来锻炼一下还是有好处的,要知道历史上的天启皇帝活的可不长。

    跑步这样的剧烈运动,朱由校没想过,他的身子本来就弱,过度的锻炼要不得。

    调整自己的饮食结构,然后增加一点活动量,让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好,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人得活着,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打完了拳,身体微汗,朱由校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舒服了不少的,这就证明这是有用的。

    拿起王安递上来的毛巾擦了擦脸,朱由校呼了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以后的早膳都清淡一些,清粥小菜就可以了,对了,煮点鸡蛋,朕想吃鸡蛋了。”

    王安不知道自己的家陛下为什么要吃这些,犹豫了一下还是劝谏道:“皇爷,还是要注意身子啊!”

    “按照朕说的去准备吧!”朱由校摆了摆手,对于王安的话并不是很在意。

    作为一个后来者,他当然知道吃什么才最好。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在朱由校穿越之前,养生已经深入人心了。

    90后都保温杯里面泡枸杞了,朱由校自然不会大鱼大肉的胡吃海塞。

    “是,皇爷!”王安见朱由校态度坚决,自己也就不再好说什么了,只好点头应道。

    早膳很快就端了上来,朱由校喝了一口米粥,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御厨的手艺是不错的,这米粥糯软香甜,当真是好喝。

    伸手将一个鸡蛋拿了起来,在桌子上“咔嚓”敲碎一个头,然后扒开,最后将鸡蛋送进嘴里面,朱由校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大明的鸡蛋可比后世的养殖蛋好吃多了。

    就在朱由校享受早餐美好时光的时候,王安来到他身边,小声的说道:“皇爷,魏忠贤来了。”
yunyuedu5(云阅读网)!!